多圈,主全职王喻,P大粉
谢谢喜欢❤

【王喻】玉魂

人物属虫爹,ooc属我

古风

这次真车,我保证(正经脸)


喻家和王家是世交了。

喻文州的父亲是当朝宰相,王杰希的父亲则是太医院提点。(①)

当喻文州和王杰希两人仍在襁褓中就经常见面。

王杰希是顺产,还有出生证明,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所以不仅好好读书,跟着父亲学习药理,平常倒也有跟着他那三叔公学几套活血通经……不,强身健体的剑法,尽管他父亲一直认为向是在耍流氓。

与之相比,喻文州是个早产儿,天生体质较弱,得亏王家世代行医,靠着药物抢出一条人命,从此,喻文州便泡在药罐子里长大,深得家中长辈疼爱,怕他磕着碰着。

喻文州也争气,小小年纪,通读四书五经,研究孔孟程朱理论,天文、算术、音律等方面也有涉猎。关键是人长得还秀气,性子温和,笑起来眼睛亮亮的,更是让家中长辈、亲朋好友、私塾夫子捧在手心里。在兄弟姐妹间博得头等关爱。


两人一起成长,一起皮。

主要还是王杰希带着喻文州皮。

王杰希发现喻文州也会想平常孩子一样笑得很开心,露出后槽牙。

“放心,我会保护你!”王杰希曾经这么信誓旦旦地说。

喻文州也当句玩笑话过了。


喻文州感觉自己喜欢王杰希的时候,是在冬天。

喻文州的大哥和喻文州在花园里相遇,大哥“失手”将喻文州给推入水池中。

南方的水冬天不会结冰,但是这却造成了喻文州小时候无边无际的噩梦。

喻文州虽说身上穿着厚厚的衣服,但在毫无防备下被推入水中,结结实实地呛了好大一口水。

刺骨的水呛入眼睛,鼻腔和口腔,透过衣服渗进皮肤,原本束着的头发已经全散开,冷水不断刺激着头皮,让他又十分清醒地多喝了几口水。

喻文州有些无助地扒拉两下胳膊,然后放弃似的垂下双手。

却突然被一双冰凉的手握住。

腰被人捞起,紧紧贴着那人的胸膛。

喻文州感觉自己正在被带出水面。

迷糊前只感觉自己被人抱着快步走。

喻文州醒来后发现自己已被换了身衣裳,头发也已经擦干,屋里暖烘烘的。

旁边还靠着个人——

王杰希。

喻文州想坐起身,不料惊醒身边的人。

“对……”喻文州的声音干哑得厉害。

王杰希伸出一支手指放在自己唇前,示意他先不要说话。

王杰希诊一下喻文州的脉:“还行。先喝药吧。”

王杰希走过去从桌上拿起药碗,又折回来将药碗递给喻文州:“和我预料的时间差不多,这药的温度也刚好。”

等等,小话本里不是经常会有女主角生病,男主角亲自喂药的情节吗?这和我平时看的有点不大一样?

等等,为什么我会想到男女主角?

喻文州纳闷。

“等我喂你?”王杰希嘴角向上扬了几度。

喻文州撇撇嘴,接过药碗,一口灌了下去。

是福不是祸,是苦躲不过——真的苦。

喻文州正要把药碗递回去,嘴里便被塞了东西。

“良药苦口。麦芽糖,解解药味。”王杰希笑了一下。

王杰希扶着喻文州躺下,手覆在喻文州眼睛上:“再多休息会儿。”

糖有些粘牙。

“王大人来了!”门外小厮喊了一声。

王杰希“蹭”一下站起来,夺门而出。

“你个小兔崽子,亏你平时还学什么剑法,我不是让你保护好文州了吗?”

“我刚到就看到他被推下水了……放心吧,我刚诊过脉,没问题,还给他煎了药……”

“你确定药方没问题?看我回去怎么修理你!”

……

喻文州在里面听得想笑。

但是心里好像因为刚才喝了药的缘故,暖和着。

他救了我,他说过他会保护我,他做到了。

喻文州看着窗外的人影想到。


王杰希曾说过,天下美景那么多,他想带着喻文州出去转转。

喻文州还是比较喜欢呆在宅子里,品茶,读书,赏花,看王杰希。

王杰希因为一直待在喻文州身边便也很少出远门。

为了实现他当初要保护喻文州的承诺。


喻文州成人晚宴上,不管有没有来的亲朋好友纷纷送上了祝福和佳礼。

除了王杰希。

宴席散后,王杰希和喻文州在花园里躺着看星空。

真不知道王杰希怎么想的。

大冬天的,风刺啦啦地刮,草地上也是透心凉。

王杰希往喻文州嘴里塞了颗麦芽糖。

喻文州感觉和当年一样,黏黏的。

王杰希坐起身,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系在喻文州腰间:“玉,消灾保平安。”

喻文州也坐起来,看着王杰希系好后又躺下。

喻文州趁机俯下身,偷偷亲了一下王杰希。

王杰希好似被惊到一样愣了一下。

“当作我成人当天的一个任性吧。”喻文州苦笑着直起身,又要躺回去。

王杰希突然坐起来,左手扣住喻文州的右手,右手捏住喻文州的下巴,亲了上去。

青涩的、冲动的带着麦芽糖甜味的一个吻,毫无吻技可言。

“我等这天很久了。”王杰希说道。

房中,烛火被灭。

两人的冠被放置在桌上,喻文州的头发散开,墨发垂至腰间。

两人唇齿相交,喻文州双手搂着王杰希的脖子,王杰希一手抽掉喻文州的腰带,一手探入喻文州服饰内。

喻文州的衣服松垮垮地耷拉在臂弯处,露出光洁白皙的肩膀。

王杰希一把将喻文州推倒在床上。

一手扶着喻文州的腰,一手将他身上的衣服褪了个干净。

手在这具年轻美好的身体上游走,点火。

凌乱地衣服被随意丢在地上,分不清哪件是谁的。

到底是疼还是欢【隔开】愉,竟有些难以区分。

床上不时传来压抑地呻【隔开】吟,略微粗重的喘【隔开】息,不甚牢固的床还有吱吱呀呀的声音。

春宵一夜值千金。


喻文州在家中的身份越来越重要,甚至能让父亲破规矩,让他承袭爵位,而不是他大哥。

喻文州的大哥便雇人前来暗【隔开】杀喻文州。

都被王杰希给挡住了。

可是最后还是有一支毒箭穿透王杰希的心。

王杰希握着喻文州的手:“麦芽糖,如胶似漆。”

原来他那时候就表示过了,只是喻文州没发觉。

王杰希又保护了他一次。

刚好家中来了个云游道士,姓叶名修,看完后也只能将王杰希的魂魄保存在玉器里。

喻文州解下身上的玉佩,让王杰希的魂寄托在里面。

王杰希肉体不在了,可是魂魄却可以得到完好地保存。

这样一来,每日酉时至次日寅时(②)王杰希就可以以玉魂的形式出现在喻文州身边。

有着前生的记忆与情感,有思想,能说话,就是不能触碰到实物。

一个只要998!

简单理解,就是成精了,只有晚上出现。

喻文州不在乎。

“记住,玉魂寄托在玉器里,玉碎,便什么都没了。”

“你当初没能走遍的名山大川我替你走。”喻文州便带着两名小厮上路了。


喻文州并不孤独。

白天里总是抚着玉佩,仿佛在提醒王杰希:

看,这里是你想来的地方,这是你想看的风景,我带你来了。

夜晚王杰希就会出现,和喻文州讨论今日山川美景。

王杰希白日能看见,就是不能出来陪着喻文州。

喻文州对着王杰希什么苦都没有抱怨,不管是脚底长了水泡,还是被淋了一身雨——他不想让王杰希多担心。

王杰希心里翻涌着苦涩,伸手想抱一下喻文州。

手却透过了喻文州的身体。

喻文州笑了笑:“没事。”

王杰希俯身,以玉魂的方式亲吻了喻文州。

玉魂,那又何妨,只要还能陪在他身边。

他们一起见过江南的烟雨,见过大漠的星空;见过大雨过后的万里晴空,见过快下雨时的漫天乌云;见过夏日的萤火,见过冬日的烟火;见过笼罩着一片银白的平原,见过与天相接一片蔚蓝的大海;见过高山,也见过丘陵……


夜晚一片黑。

喻文州正在熟睡,突然一支箭飞过,瞄准的是喻文州的头。

箭被挡下来,随即是一阵清脆的声音,伴着铮铮回响。

玉碎了。

喻文州醒了。

耳边只有王杰希幽幽的一句话:

“对不起,以后不能再保护你了。”

喻文州解决掉了大哥雇来想暗【隔开】杀自己的死士。

可是不管他怎么呼唤王杰希的名字,都没有那个身影出现了。

玉为消灾碎。

END.

①太医院提名:太医院最高长官

②酉时:17:00-19:00

    寅时:3:00-5:00

评论 ( 42 )
热度 ( 101 )

© S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