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圈,主全职王喻,P大粉
谢谢喜欢❤

【王喻】【20180706王杰希生贺】喻见

人物属虫爹,ooc属我

私设总裁王&茶小哥喻

本来想正经写的,可是……


春日的午后晴空,唯有些许云淡淡然地四处闲散着,凉丝丝的风不时掠过耳畔。

“叮铃”。

王杰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推门而入的。

坐落于街口转角处,门口是间很高的玻璃房,照理说一到中午,这种玻璃房就会热得惊人,可是里头支着架子,倒挂着如瀑的紫藤花,喜光的紫藤花花期刚好在最近,花盛得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下紫色。而且刚好遮阴,倒是省了空调费用。

玻璃房内是一片非人工草坪,用卵石路搭建起桌子与桌子间的桥梁,以及通向那个人的方向。玻璃房角落里有一架有点眼熟秋千,边角整整齐齐地摆着些被照料得挺好的盆栽,松柏梅兰竹菊,盆栽底端一律贴着小纸条,写着小心情,表白亦或是其他,结尾都是一样的格式——“某年某月某日某人种”。

正常来说这样的环境应该吸引很多人才对,特别是在这种商贸区人流量大的地方。可是王杰希一进玻璃房就发现没人,只有正前方柜台处一个穿着围裙侧身擦着杯子的身影。

王杰希沿着卵石路向喻文州慢慢靠近——

那人似是注意到了进来的王杰希,偏过头冲他笑了一下,然后转过头继续认真擦着杯子。

这种意境,这种氛围,这个情景,怎么看都像是玛丽苏小说男女主角见面的经典场景,这时候王杰希是不是应该开口来一句“很好,女人,啊不——男人,你应经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了”更好一些?

那人将擦好的杯子放进橱柜,将毛巾洗了一下,认真叠得整整齐齐的之后,王杰希已经走到他跟前了。

中分的刘海露出光洁的额头,围裙里是件白衬衣,开了最上方的一颗扣子,露出一点白皙光滑的脖子。围裙刚好把那人身形完美地勾勒出来,袖子卷了一截,露出半个前臂。修长好看的手指轻触桌面。

那人脸上依旧保持着微笑,一双好看的桃花眼里深邃得像夏日晴天的夜空,有温柔,有笑意,还有些不可名状的情感——都只映出王杰希一人的身影。

王杰希想到了店门口的招牌旁的那行小字:

世间千千万万人,却能刚好遇见你

这家店的名字,叫“喻见”。

“喝点什么?”那人声音有些低沉,但是并不是那种历经岁月沧桑的厚重感,而是成熟稳重中带着点活力,倒像是个历经世事不久的少年。声音就好像门外那轻轻掠过耳畔、一点点慢慢渗入皮肤的春风,丝丝凉意中透露着暖意,一点点刺激着柔软的神经。

王杰希没有答话。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四周太安静,那人声音不大的缘故。

那人将手指覆在唇上轻笑了一声,笑声不大,但却若有若无地撩动着王杰希的心弦。

糟糕,是心动的感觉。

王杰希低下头装作看柜台上的菜单,扫了一眼他就瞬间明白为什么这里人这么少了——

这里只卖纯茶。

这种环境,难道不是奶茶店更合理些吗?

但是养老大队队长王杰希并不关心这些,而且这间店只有他和喻文州两人——好机会!

“就这个吧。”

“请往这边走。”

那人领着王杰希由旋转楼梯来到二楼的一个包间,还算宽敞,有着配套完整的茶具和空调。

地扫得干净,窗帘拉到一边,午后的阳光一股脑倾斜下来,落得满地金灿灿的。

谈生意的好地方。这是王杰希的第一反应。

待王杰希落座,那人在桌上放上几包茶叶,退出包间。

“我不会泡茶。”王杰希的语气显得无奈。

才怪,如此养生的一个人不会泡茶?

那人拉上包间门的手迟缓了一下:“好。”语气带着笑意。


“咚咚咚”指节敲打门的声音。

王杰希起身开门。

“王杰希,杰出的杰,希望的希。怎么称呼?”王杰希一开口就后悔了,这种环境确实适合谈生意,导致他的语气都商业化了。

“王杰希……没错了……”那人喃喃。

“嗯?”

“没事,就是觉得你这名字挺好听的,给人微笑的感觉。”那人开始烧水。

“为什么?”

“你自己读读看,杰——希——”那人特意延长声音,空荡荡的茶间里回荡着他的声音。

确实是微笑着读出来的,王杰希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因为读他的名字那人露出洁白的牙。

“忘了自我介绍了,喻文州,文字的文,九州的州。”喻文州将烧开的水冲入茶碗,茶叶浮了上来,还浮着白沫。喻文州用茶碗盖刮去浮沫。

王杰希觉得这个名字在哪听过。

“为什么文州想要开家茶店?”王杰希终于代替广大民众发出疑问。

“因为……”喻文州特意卖了个关子,“一个约定。”

“可是我感觉他已经忘了。”喻文州苦笑着摇摇头。

两人再不说话,但气氛却不尴尬,反倒有着特别的宁静,唯有茶香在两人间徘徊,充盈着整个茶间。

下午时光不长,王杰希亲眼送走了太阳,落日的红洒满了街道,来来往往是下班归途中的人。

“好久没有这么悠闲了,今天谢谢你了。”王杰希将看窗外余晖的脸转过来,看着对面的喻文州,他的脸上镀了一层晕开的红。

“不用谢。”

“那我先走了,以后再来。”王杰希起身离开。

喻文州站了起来:“……杰希……”

王杰希转过身,看到喻文州背着窗外的光:“没事,保重,我等你。”

王杰希点点头,留下了高冷的背影。

实则内心窃喜。

我!王杰希!他说等我!


王杰希第二天果然如约来了,又是泡了一下午茶,也没聊什么。

第三天、第四天……王杰希次次准时到达。

直到夏日的某一天,王杰希又要过去时,秘书突然进来:“王总,H市叶总来了。”

“不是在今晚吗?”王杰希感到头疼。

“叶总说晚上有私事,所以只有下午有时间。”

“行吧,尽快。”王杰希想打个电话给喻文州,却发现这么久了他连喻文州号码都不知道。

要去哪谈好,去喻文州那里吗?

虽然那里环境适合谈生意,但是王杰希就是不想去那里谈——

王杰希有个私心,

和叶修耗的时间有点久,一个下午才把合同的个别条款协商完,走的时候,王杰希几乎都是用跑的。

大概叶修又会说“年轻就是好”了,王杰希心想。

四周早已是霓虹闪烁,唯有街角的“喻见”亮着一抹橙黄。

喻文州趴在玻璃房里的一张桌子上睡着了。

环顾四周,角落里空荡荡的——秋千不见了。紫藤花花期已经过了,架子上只剩一些枯枝。原本隐藏在花丛中的灯此时全都一清二楚,柔和的灯光打在喻文州脸上,这里仿佛就是商贸区最为安静的一片净土——

也是王杰希心中的一片净土。

王杰希走过去坐在喻文州旁边,撑着下巴看喻文州的睡颜。

这是他第一次那么近地看喻文州,看他颤抖的长卷的睫毛。也是那么近地听喻文州的呼吸声,均匀,而又平缓,就好像他这个人给人的感觉,如温润的纯茶般,不疾不徐。

王杰希突然想到小说经典桥段,男主此时应该给女主披上外套才对。

于是王杰希脱下自己的外套,轻轻搭在喻文州肩上——却不小心吵醒了喻文州。

“你来了……真不好意思不小心睡着了。”刚睡醒的喻文州眼睛还未全睁开,朦朦胧胧的,眸子上好像蒙了层水雾。语气也是略显慵懒的。

“我……对不起。”王杰希真的不知道这时候自己能说什么。

“都说了等你了。风里雨里,‘喻见’等你。”喻文州笑了两声,拉起王杰希的手,“跟我走。”

王杰希就这么任由他拉着,跟着他关了店,出门,突然想起“私奔”这个词。

王杰希不由得握紧了喻文州的手。

喻文州拉着王杰希上天台,王杰希发现这里有架秋千——是玻璃房里的那架。

喻文州坐在秋千上,拍拍身边的空位,示意王杰希坐下。

这里可以看到夏日晴天的星空——已经很难得看到了,到底是太忙,没来得及看。

秋千摇起来吱吱呀呀的,颇有童年的意味,王杰希脑中突然浮现一幅场景。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现在的事我好像经历过。”王杰希开口。

“我小时候,曾在B市小住一段时间,认识了一个比我大一岁的男孩。”喻文州突然开始回忆杀。

王杰希对“B市”异常敏感,有了听下去的兴趣——那是他家乡。

“他们家是商业世家。也就是在那段时间里,我爱上了茶。”

“它不会拒绝你,它只会慢慢用它独特的味道,清香也好,浓香也罢,慢慢地感化你,和你融为一体,那股香气就会渗透进身体里的每一个地方,然后整个人都充满了茶的精神气。”

“这都是那个男孩和我说的,我也是日后自己才慢慢悟出来更多的。”

“那个男孩想学茶艺,可是家人不让,要他继承家业,于是我便和他约定好了,他做不到的事,我来替他完成。”

王杰希偏过头看着喻文州,略仰着头看星空、沉浸在回忆中的喻文州。

“还好,我做到了。”喻文州笑着转过头,两人鼻子差点撞到一起,唇之间的距离不到十公分。

“这个秋千,就是当年我们家在B市的那个,我和他也一起这样坐在上面看星星。”

“文州……”王杰希突然一把抱住喻文州。

“我终于等到你了。”喻文州回抱住王杰希。

王杰希在喻文州额头轻轻落下一吻,随后慢慢移到喻文州的唇上。

只轻轻一下,就仿佛触电般回过头。

亲到了!王杰希内心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隔天,秘书收到一条王杰希发的消息:

联系一下“喻见”店面所有人,买下来


多年后。

“当年你是怎么认出我的?”王杰希问道,“大小眼?”

喻文州点点头,然后在王杰希疑惑的大小眼中笑出声:

“其实是我特意打听到你在这附近的,本来只是想远远看看你而已。没想到你会推门而入。”

“当初对你坦白也是赌了一次,结果是,我赌赢了。”

王杰希无奈地看向喻文州:“所以你当初算是在追我?”

喻文州笑笑不说话。

可是王杰希一直没说,他是特意打听到喻文州在这里生活才特意把原本总部在B市的家族产业迁到这里。

——————————————————

脑洞来自最近看到一个耐看性格好三观正的奶茶店小哥手指上突然戴了一只订婚戒指_(:з」∠)_

再次表达对老王的爱意!!!20180706老王生日快乐!!!我不行了……(咸鱼瘫)

END.

评论 ( 12 )
热度 ( 63 )

© S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