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圈,主全职王喻,P大粉
谢谢喜欢❤

【王喻】这么多年的秀恩爱,后果竟然是……

人物属虫爹,ooc属我


大家好,我是黄少天,今天我要揭露我们罪恶的蓝雨队长这么多年来的屠狗行为。卧槽真的很崩溃啊真的忍不了了真的要被秀死了,我如果视力下降绝不是天天沉迷于荣耀!而是他们!都是他们的错!这么久以来我一直忍着,可是他们……懂不懂得保护一下单身狗啊!眼泪掉!下!来!【掩面哭泣状.jpg】

事情还得从荣耀第二赛季总决赛现场,也就是他们相遇不久那会儿说起。

当是时也,我和我们如今的队长喻文州还是会在每个晚上都一起去撸串的串友,可是在那个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山的总决赛现场,队长他——捡到了一部手机。

照理说,捡到手机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如果不是那么刚好就是王杰希的手机的话。

就是这件事,造就了我这么多年来的怨念。

我认得出那是王大眼的手机,因为前一刻我们刚互存了电话号码和QQ号时他拿出来过——那个微草周边手机壳——那么大个微草战队的logo我就不信他没!看!到!

我提议,要不我们还是去撸串吧失主一定会注意到的说不定等会儿就来电话了。

可是他,就在当晚,那么无情地,拒绝了我的撸串邀请——说是为了找到手机的失主还手机。

我想我当时就是翻版周泽楷。

我%¥*(¥%%#¥#@¥>{}:_+()&(*&………(&#·@_+、—】—;‘“”’:》????现在想起来还是想*@·!#¥……

【系统:以上涉及黄暴的内容,已为您自动乱码】

在我提出帮忙的邀请后,队长他竟然面带微笑地拒!绝!了!!!

OK我懂了是我的错我不该多嘴我不该要求帮忙我不该邀请你撸串不该妨碍你找失主还手机都是我的错行了吧。

于是在好几天后,在我点开和队长的聊天框想约他再次撸串时我就看到千年等一回的终身难忘的场景——我竟然看到队长发微博了!

正当我爆手速迅速截图定睛一看后,我感觉我需要副墨镜。

蓝雨-喻文州V:晚餐【图:花瓶中的玫瑰花和对面人的半个身子】

我一眼就看到了对面那个人那枚绿色的袖扣!那是在王杰希生日的时候队长送给他的!他们关系什么时候那么好了?!

我急忙私信他:和王杰希?

他回消息:嗯

我:出去吃晚餐也不带上我你们是想过二人世界是不是嫌我太亮影响到你们?

他:是

我:文州你变了你不再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文州了【掩面哭泣.jpg】

我:那你晚上还回来撸串吗?要等你给你留个位置先给你点你喜欢的吗?

他:文州去洗手间了,等他回来我问问看。他今晚和我过夜,不回去。

我:……卧槽原来刚和我对话的是你!

我:过夜?!卧槽你们是要发展成什么关系!不是,你们关系怎么发展得那么快!根本停不下来?(关切地问一句:需要我给你们叫酒店服务吗?)

他:不需要,有准备。

我:……

我:当初我们仨说好的一起走,谁先脱单谁是狗的,难道这份深刻的革命友谊已经不存在了吗?

他:汪

然后我收到了一条来自王杰希的短信:五秒钟前,他拿回了自己的手机

我……%*……¥%#%@))?“。‘:;,!@·~’”》

反正迄今为止我是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关系发展那么迅速的。可能就是在还手机的时候对上眼了?【确认过眼神,是可以处对象的人.jpg】

我:喂,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吗?我要举报有人虐待小动物,还是长期的……


大家好,我是方士谦,关于黄少天选手的疑惑,我可以解答,接下来就由我来检举小队长当年的恶行。

当年他还不是小队长,可是早就是个心脏的人。

身为前辈的我当时还不知道他会是下一任王不留行的操纵者和队长,所以我们刚开始关系还是不错的——至少能一起打牌。

那是满怀希望的春天,那是令人绝望的冬天。

好吧其实是个夏天的晚上,也就是第二赛季总决赛现场,我们当天晚上约好了哥三个在比赛结束后聚集在我房间一起通宵打牌,可是当比赛结束后,我拼命打电话给他,一直都是“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于是我干脆去观众席找他。

比赛结束后体育馆里的灯就亮了,我从后几排清晰地看到当年的小队长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然后放在座位上。

???

尽管充满疑惑,但是我选择暗中观察。

只见小队长走到不远处站立,认真看着自己手机放着的地方。

怎么,这是在施展魔法?远处吟唱?还是手机其实是个定时炸弹?

我正要再给他回个电话,之间一个和小队长年龄相仿的少年拾起了他的手机,和另一个话略多的黄毛少年讨论着什么。

那个黄毛少年离开了。

那个少年犹豫了一会儿,打开手机好像是打了个电话——把手机放在耳侧。

然后我感受到了来自口袋里手机的震动。

卧槽!

我颤抖着手接起电话,那边变声期的少年声线带着点陌生的南方腔调,“喂?”

“喂?你是?”我出声试探。

“我是王杰希的朋友,他手机好像忘拿了,我……”我手中的手机被抽走,听不到他之后的话。

“我马上过去,站着别动。”

然后我的手机又回到了我的手心,抬头望,是王杰希走下去和少年会和的场景。

比赛后,整个舞台空旷旷的,没剩几个人,灯光打得很足。王杰希走下台阶,背影显得如此出众,轻声开口唤了一句“文州”,附近都回荡着他的声音。

那个被称为文州的少年本来在四处张望,一听声音立刻回过头予以一个笑。

场景很美,灯光很美。

就是显得我有点多余。

今晚这体育馆的灯怎么这么刺眼呢,下次得要求换一下。

然后我默默地转身离开,手机进入“单身牌友三人组”,默默地点了“解散”。

于是我坦然地接受了这么多年来他们毫无下限毫无人性的秀恩爱行为。

悲痛往事莫要再提,不说了,他们今天说要来给我接机,结果等我到了机场他们却发消息说去别地旅游了接不了机,我现在还得自己找辆车回微草:)

END.

稍微打了个点滴所以耽搁得久了,乖乖奉上短篇

评论 ( 24 )
热度 ( 264 )

© S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