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圈,主全职王喻,P大粉
谢谢喜欢❤

【王喻】今年到底谁是段长?(2)

人物属虫爹,ooc属我

化学老师王×历史老师喻,短篇HE


喻文州刚来学校时,王杰希曾经去听过一节课——

尽管他相信喻文州的实力,可是还是有些担心出差池。


他一个纯正的理科生,对于历史的印象似乎只有检查前的抄作业和会考前的背诵记忆了。

文科,难道不是看看书背一背就行吗?

不能自学吗?为什么需要讲课?

所以王杰希对于文科一直不怎么在意。


但是王杰希为了给喻文州面子及鼓励,还是在他上课前就搬张凳子坐后门边上。

结果被一些学生给认出来了:

“那个老师有点帅,我们年段的吗?”

“那是高三年段段长!”

“可高三年段段长不是教化学的吗?我们等会儿是历史课啊!”

“有没有可能是女朋友呢?”

“历史老师名字带个标着‘文’,有可能!”

“秀!”

“单身狗被暴击了!”

……

王杰希表面云淡风轻,其实内心早已掀起波澜。

他来听课一方面是担心,一方面也确实想看看喻文州上课的样子——至于女朋友……他也想当喻文州男朋友,但也得看人家同不同意吧。


喻文州甫一进门,原本热热闹闹的班级瞬间就安静下来了。

可能是刚开始还不熟,不敢在喻文州课上造次;有可能是他的笑太过“温和可人”,有人愣住了;也有可能是以为应该是位绝世美女——和王段般配的那种——结果来了个男的。

喻文州环视了一圈,目光轻悠悠地落到角落里的王杰希,脸上笑意重了一分。

王杰希回以点头,示意不用太搭理自己。

“大家好,我叫喻文州,是今后大家的历史老师兼段长。”喻文州转身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从容的字中略带一股孩子气。

然后转过身,在众人的注视下将粉笔规规矩矩放回粉笔盒中,开始上课。


喻文州是王杰希第一个见到讲课不用PPT,很少碰粉笔的奇人。

喻文州上课的笔记从来都是口头叙述,然后笑看一群人低下头狂记笔记。

他是故意的吧?王杰希心想。


喻文州每讲完一个知识点就会翻出练习册中的题,将其投影到一体机上供大家进行练习。

各种教辅书轮流上阵,一个知识点的题总有不同出法,单单一本教辅是远远不够的。

王杰希突然有点庆幸自己不是喻文州的学生。


这节课在讲中国古代的政治制度,西周的宗法分封制,之后便是秦朝中央集权制的形成。

喻文州:“下面我要抽取一位幸运儿来回答我的问题:自己对于秦始皇的看法——我不要书上的内容。”

原本的窃窃私语突然变为鸦雀无声。

王杰希看了那么多历史题,那么多不符合自己设定的题,几近昏睡过去——

那一天,他终于回想起被文科支配的恐惧。

最终还是睡了过去。

喻文州:“既然没人,那就……王段,你来开个好头吧!”

突然全场的掌声雷动惊醒了正和门捷列夫下棋的王杰希。

然后他发现自己的全场的焦点。

卧槽喻文州还抓上课……啊不,听课睡觉的吗?王杰希心下一虚。

喻文州:“王段?”

王杰希茫然地渴望一个人能告诉他发生了什么。

身边的一个少年出声提醒:“喻段提问您对于秦始皇的看法。”

王杰希突然想起来那是个暖和的下午,自己也是这样被历史老师从睡梦中叫醒的。

王杰希默默地站了起来,在万众瞩目下瞥了眼那位少年书上的内容,念了出来。

然后他听到了几声笑声——

那种用尽全力地憋笑。

好的,这个班我记下了。王杰希腹诽道。

喻文州:”咳……王段念得好!睡着了都能知道我提的问题!好!”

然后带头鼓起了掌。

哟呵,劝你善良。

王杰希:“那是自然,喻段的话我可都小心翼翼地放心尖上,不论我睡着与否。”

这下不仅掌声更为热烈,还混进了不少起哄声——甚至有说“在一起”的。

我也想啊。王杰希心想。

喻文州挥手示意王杰希坐下别再丢人现眼了。


喻文州:“书上的说法就是分为‘消极’和‘积极’的影响,这在我们历史学科上被称为‘一分为二法’也就是评判一位历史人物或者一个历史事件时会用到的方法。”

喻文州翻开书,指着秦始皇的像对众人说:

“拿秦始皇举例,大家可能想到的是‘焚书坑儒’‘严刑峻法’‘厚敛暴政’等等。”

“可是同时,他也是统一了多国的‘千古一帝’。”

“这时就需要我们用一种唯物史观来看待这位人物。”

“‘焚书坑儒’大家并不陌生,说是秦始皇为了统一思想焚尽天下书,坑杀儒士四百余人。统一思想的本质是好的,有利于政权的巩固。那么到底有没有真的‘焚尽天下书’呢?依我自己的见解——同学们,你们背过《诗经》吗?”坑杀儒士“好像有史书证实是”术士“,并非全为‘儒士’”

“商鞅变法后,秦国法律制度逐渐完善,到秦始皇统一后秦朝的法律更是一种巅峰,吸收了法家思想的,具有一定框架,辐射范围广——当然,缺点就是过于严苛并且带有一定的君主独断。”

“我也不是为了给秦始皇洗白,但是确实他的有些做法本质上是有利于新生政权的巩固、国家的统一的,但是过犹不及。”

“当然,秦朝能统一六国也不全是秦始皇一个人的功劳,前朝的法律、经济等方面的奠基同样有着不可磨灭的作用。”

“这就需要我们如何站在一个客观的角度去理性、科学、辩证、多方面地看待及评判人物或者事件,透过现象看本质。切记不可武断。”

“这就是唯物史观,这就是历史。”

“历史需要背诵记忆,但是它并不是只是单纯让你记住某一事件或人物,而是应该根据自己的判断,总结过去,立足现在,这才是历史的作用。”

“而且你们不觉得当看到一件历史遗物能让人联想出很多吗?探讨、研究古人的生活,不觉得有趣吗?”

喻文州的尾音捎上了点激动与兴奋。

“不觉得。”直男理科生王杰希听从自己的内心,大胆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随着下课铃声的响起,王杰希收到了一份来自喻文州的善意微笑。

全场掌声如暴风雨天气的雨点,久久不能平息。

TBC.

那啥,都是瞎扯的,看看就过去吧……

假期结束,迎来月考_(:зゝ∠)_

评论 ( 17 )
热度 ( 74 )

© S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