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圈,主全职王喻,P大粉
谢谢喜欢❤

【蓝雨全员向】【王喻王】台风前夕的蓝雨也是元气满满的呢

人物属虫爹,ooc属我

来自 @立青如 的脑洞

仍然是淡圈的一天,所以就短短一篇而已


“又有台风要来啦!”卢瀚文看着弹出的新闻喊了一声。

“小卢,你可是G市人,什么台风没见过,用不着这么大惊小怪的。”徐景熙继续操作着灵魂语者进行回血精准度的训练。

“是啊是啊搞得好像这么多年来我们台风来时有放假似的——你是不知道,之前我们我们还在青训营时那台风三两天就来一个,那风刮得我都贴墙走,水都漫膝盖了都——可是依然要举着伞坚强地走在去训练的路上……”黄少天开启怀旧模式,一时半会儿说得停不下来。

“可是听说是个超强台风,”宋晓浏览完新闻,抬头加入讨论,“说不定这次真的能出现转机。”

“压力山大,说不定只是冒着更大的风雨和生命危险来训练,”郑轩十指交叉支着下巴,“面对疾风吧!”

李远拉开窗帘和窗户,试图感受一下窗外暴风雨前夕的味道——

结果被热得立刻关上窗,退回空调的庇护。

喻文州全程不说话,桌上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起来——“先生”的来电显示。

黄少天偷瞄到了,但是他不知道这个备注为“先生”的是谁。

喻文州接起电话,站起身走出训练室,“是我。”

这么正经的表情,这么正经的开头,这么正经的语气——难道队长深陷什么困境需要求助于他人?

如果真是这样,自己该不该去趴墙角?

黄少天陷入了道德与法制的抉择。

喻文州却已经接完电话回来了。

然后他看到一众错愕的表情。

郑轩指指喻文州背后。


喻文州还没转过头就感觉一颗沉沉的脑袋靠在自己背上:“我中暑了。”

是王杰希。

喻文州转过身和王杰希额头相抵:“谁让你大夏天的不好好在B市待着,跑来我们G市‘避暑’的?”

“温度不怎么高,应该没什么事。”喻文州放心地拍拍王杰希后背。

“我中暑了。”王杰希又重申了一遍,直接把头放在喻文州肩上。

“你说这话就不怕我吃了你?”喻文州抚着王杰希后颈,有些撩拨,“我比较喜欢煲汤。”

“也不知道到底谁吃谁……”王杰希将头从喻文州肩上挪开,亲了一口喻文州的脸颊。

“咳咳……我们不是风景画,麻烦你们考虑一下我们的感受。”黄少天轻咳两声试图缓解尴尬。

就没有我黄少天控不了的场!【我是这条街最靓的仔.jpg】

然后他被其他蓝雨成员拉走了。

“黄少,这种情况,我们还是不要参与比较好……”


“怎么突然来G市了?”喻文州脸慢慢靠近王杰希。

“听说有超强台风,担心你。”王杰希也逼近喻文州。

“一连请那么多天假不允许吧,何况你还是队长。”喻文州手已经环上了王杰希的脖子。

王杰希也双手扶住喻文州的腰,以此交换了一个深吻。

“请了两天,之后台风要是来了,航班停了就有充分理由了。”

“你才是真心脏。”喻文州笑了笑。

“毕竟男友可是四大心脏之一。”王杰希也笑,“训练完后去买食物和水吧。”

“已经结束了,走吧。”喻文州退出自己的账号卡后就和王杰希并肩去超市采购。


“我们要不要跟上去看看?”宋晓提议。

“这样不太好吧,”李远接了句,“不过应该没什么。”

“我也……”卢瀚文跟着要举手。

“不,你不想。”黄少天开始质询卢瀚文:“今天的训练时间达成了?作业写完了吗?练习写完了吗?要写完了我再给你买一套让你接着练。你还小,还单身,不要整天想着这些情侣间有的没的!你又用不着!还有你们啊,不要带歪这株根正苗红的祖国的花骨朵好吗?!”顺便还训了李远等一干人。

“苗红的是兴欣才对……”郑轩小声地说了句。

“也有可能是霸图的……”徐景熙配合了句。

黄少天的三段斩已经正在读条中了。

“黄少,我今天训练时间达成了,还超额了;作业也写完了,你可以检查一下;练习也写完了,新买的一套正在邮递来的路上;我至今还单身就是因为我这方面看得少学得少,你忍心看到我这个根正苗红,不,苗蓝的祖国的花骨朵依然一个人单着吗?”卢瀚文作哭状。

“不,你听我解释……”黄少天不大会安慰人,此时语言功能有些卡条。

“我觉得我们不应该让小卢继续呆在电竞圈,他没去北影真是可惜了。”宋晓感叹了句。

“等等,我们不也都是单身吗?”郑轩一语道破天机。


最终一行人跟了一路,发现二人也没有什么过多的亲密接触——看对方一眼就知道对方想买哪样、选中同一样物品时的会心一笑、随意闲散地乱逛——简直就是老夫老妻模式。

最终跟到了喻文州家楼下。

对,不是宿舍楼楼下,是小区楼下。

其事后发展状况不言而喻。

黄少天觉得是时候该自己出场了。

他是正义的伙伴!

“那什么,队长也需要休息的不是,毕竟逛了……半天,所以我们还是不要去打扰了比较好,而且你看,天要黑了,该回……食堂吃饭了。刚刚经理发布声明说因为超强台风所以要放假,放假期间大家就尽量不要出门了,家里比较安全——当然,远离队长家,安全你我他。”黄少天如慈母般交代了一堆事。

大家作点头明白状。

“黄少,你现在的行为让我想起我们课本上的一句话,”卢瀚文接了一句,“事父母几谏。见志不从,又敬不违,劳而不怨。”

“真是辛苦黄少了。”李远带头鼓励了一句。

黄少天正要感动有人理解自己的良苦用心时,宋晓来了句:

“不知道是不是我记忆有问题,这说的是侍奉父母的吧?”

真不愧是“关键先生”,关键时候决不让人失望。

END.

事父母几谏。见志不从,又敬不违,劳而不怨:侍奉父母,他们若有过失,要婉言劝告。话说清楚了,却没有被接纳,仍然尊敬他们,不要违逆对抗,继续操劳而不怨恨。——语出《论语》

评论 ( 12 )
热度 ( 57 )

© S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