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圈,主全职王喻,P大粉
谢谢喜欢❤

【王喻王/刘卢刘】探讨哲♂学

人物属虫爹,ooc属我

深夜表达对思想文化的不满

微叶黄

和标题没有半棵树关系


大家都说黄少天是个情史丰富的男人,传闻之前就有99任女/男友,而叶修恰好就是那个幸运儿——黄少天的第100个男友。

于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卢瀚文小朋友就找黄少天进行咨询。

卢瀚文:“黄少,什么是爱情?”

黄少天:“小卢你堕入爱河了?不行不行这我要告诉队长和经理!这要报备的你现在可是个公众人物万事万物都要小心再谨慎可不能出了点差池!怎么,对方好看吗?和你同年段的吗?学习成绩呢?家庭情况呢?性格怎么样?会不会很不好相处?还是说只是想蹭你热度?什么时候的事你都不告诉我我是不是你亲爱的副队了?……不对!你小小年纪怎么就堕入爱河了呢?你才几岁啊……”

卢瀚文觉得自己随时都有中耳炎的可能性。

卢瀚文:“黄少,我只是问个问题而已,没有恋爱,我是不可能恋爱的,一辈子都不可能恋爱的。”

黄少天看着一脸信誓旦旦的卢瀚文,立马放心了不少。看到卢瀚文那求知的大眼睛,黄少天又不好意思说叶修其实是自己初恋,自己也没什么经验可谈——面子上过不去。

于是故作深沉,细细思索,脑中突然蹦出一位先哲的故事。

黄少天:“你去麦……水稻田里,挑株穗结得又大又圆……啊不,是饱满又金灿灿的,然后带它回来见我。记住,只能挑一株,而且不能挑了再扔掉,更不能折返回去。”

卢瀚文点点头,离开了。

卢瀚文回来了——果然不出黄少天所料,两手空空。

黄少天:“是不是因为你一路走过来,看到有心仪的却还盼着前方可能有更饱满的?看,这就是爱情。所以,年轻人啊,不要总想着前方,不要太贪心了,看到比较中意的,就选了吧。”

黄少天一脸成熟样和过来人的语气差点让卢瀚文忘了自己的经历,但是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卢瀚文说出了实情。

卢瀚文:“黄少,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特意去了远郊的水稻田,刚和人家交涉完后想进去时,被突然冒出来的小别前辈拉住了,他给我撑了把伞,说太晒了,别去——然后我们就去了游乐园。”

黄少天:“你走吧,为师已经不能再教你更多的了。”


喻文州慕名敲开了黄少天的宿舍门。

喻文州:“少天,我想问一下,什么是‘婚姻’?”

黄少天身为一个根正苗红从小到大脑中只有建设社会主义强国从不不早恋的三好学生,对这个问题显得无能为力。

但是,不行!

好不容易让队长咨询了一次,怎么可以就这样打发走他呢?!

尽管自己没结过婚,但是——先哲有关于结婚的故事啊!

黄少天稍加思索,忆起了千年前那位先哲的话,仿佛挣开了时间的枷锁,与先哲探讨那亘古不变的问题。

黄少天:“你去森林里砍一棵能作为圣诞树来装点的树来。记住,只能挑一棵,而且不能挑了再扔掉,更不能折返回去。”

喻文州:“少天你看清楚了,我还是有头发的——我是不会想去陪那两头熊浪费我的美好周末的——况且我也没有伐木工执照。”

黄少天:“偷偷地、悄悄地,没人会知道的。”

喻文州:“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这算是没人知道?”

黄少天:“队长你话别这么多了,你快去砍吧,我还要对你进行心灵上的……启蒙!”

喻文州走了。

喻文州不久后就回来了。

黄少天:“树呢?没有一棵看起来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树我还怎么对你进行……启蒙?”

喻文州:“我上山去找树,刚好碰到王队,我和他打招呼说要去砍棵树,他拉着我躲到一边悄悄和我说,‘这是违法的,砍树是黄少天的事,你凑什么热闹’而且还问‘看你说要砍树,却锯子也不带一条,是想学鲁智深倒着拔吗’,我说要找一棵能装点成圣诞树的,于是他就打电话叫别人送了一棵过来。”

此时门外刚好不知谁喊了一句:“喻队!王杰希送了棵树过来!放哪?!”

喻文州稍微提高点音量:“放院子里吧!”

徐景熙给喻文州送来一张贺卡,是王杰希送的树附来的。

“我等你。”

黄少天:“队长,你拒绝了王大眼?我就说嘛他不实在,拒绝地好啊!”

喻文州:“不,他的意思是想什么时候结婚看我。”

黄少天:“……”

黄少天:“队长,请你出去,我今晚需要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待一会儿。”

黄少天45度仰望天空。


【恭喜刘小别和王杰希获得“尾行痴汉”称号】

END.

那两个故事好像是来源于苏格拉底,至于是不是真的……黄少式45度仰望天空。

评论 ( 22 )
热度 ( 112 )

© S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