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圈,主全职王喻,P大粉
谢谢喜欢❤

【王喻】梦中梦

人物属虫爹,ooc属我

乖乖回来填坑

ABO生子预警!!!避雷!!!

——————————

两具汗淋淋的○体暧昧地缠\\\绵在一起,微弱的喘○时不时从紧闭的牙关中泄出,更显一丝色\\\情。

 

喻文州醒了,为什么又会回想起当天晚上的场景?他摸摸微微隆起的小腹,四周张望起这个刚搬进不久的“新婚房”。

但是只有那个离开房间的身影。

喻文州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喉头一紧,说不出话,无能为力。

 

喻文州惊醒——还好只是个梦。

但是枕边的人却已不在。

这里是他的“新婚房”。

他对这里还不是很熟悉,但是他觉得自己有责任照顾两人的生活。

好吧,即将是三个人。

喻文州轻轻抚摸小腹,里面是一个不小心创造的鲜活的生命。

他是无辜的。

 

 

喻文州是个O,但是他一直药物控制自己的信息素,甚至将其伪装成一个A。

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只有蓝雨。

喻文州暗恋着王杰希,但是一直小心翼翼地维持着二人表面上是朋友的这一假象,始终未曾逾越半步。

直到那天晚上。

蓝雨和微草在微草主场比赛当晚,当微草胜利后,开完了记者发布会,两队相约一起去下馆子。

可是左等右等等了将近半小时,都不见微草队长王杰希的身影。

喻文州便提议:“你们先吃,我去找找看。”

喻文州私心里很担心王杰希会出事——他有个不好的预感。

大家便也同意了,说如果有事一定要电话联系。

喻文州点点头披上风衣便先行离开了。

喻文州原路返回——找不到王杰希,于是回到比赛现场。

最终在微草休息室门口闻到一股十分强烈的信息素味道。

是A的。

喻文州有点担心自己。

但是他更担心王杰希。

他和王杰希朋友做了那么久,他甚至不知道王杰希是个A还是个B或O。

难道王杰希在里面被……?

喻文州不敢想象,脑中却不自主地浮现出一系列O明星遭A粉丝强暴的新闻。

喻文州一手捏住鼻子,拼命忍住反胃的欲望,另一手去开休息室的门。

门被反锁了。

门内传来一声低喝:“别进来!”

喻文州听出是王杰希的声音,还有一丝丝喘息。

完了!王杰希真的出事了!

喻文州第一反应便是打电话报警,然后拼命敲门,大喊王杰希的名字。

敲了大概有三分钟之久,喻文州头脑被信息素熏得发昏,腿都在打颤。

门开了,伸出一只手用力将喻文州拉进去,喻文州此时不止觉得腿软,更觉手臂快要脱臼。

门在身后立刻关上,喻文州被按在门背强吻。

休息室内很暗,喻文州一下子适应不了,看不清是谁。

舌头撬开喻文州本不牢的牙关——更何况闻对方信息素是个A。

完了,没救到王杰希倒要把自己赔进去了!

对方灵活的舌尖触碰到喻文州的上颚,喻文州浑身一颤。

这是喻文州身体的敏感点之一。

对方似是感觉到这点,于是在这点慢慢摩擦。

使得喻文州下意识露出一两声自然的身体反应。

“对不起。”对方对着喻文州耳语。

喻文州只觉这声音耳熟,可在这种情况下喻文州真的辨别不出是谁。

对方直接上手,一手扯开喻文州的队服。

然后发生了一些被和谐的画面。

喻文州只知道醒了之后是王杰希一直在看着自己的脸——而且好像已经盯了很久。

不知道是不是喻文州的错觉,他觉得此时王杰希的眼神溢满了温柔。

但是看到喻文州醒了后,又有一丝抱歉:“我会负责的。”

喻文州苦笑了一下,没有言语。

后来查清,是一个黑粉在送王杰希的饮料里加了诱导素,被后来赶到的警察抓了。

喻文州理所应当地入了王家,王家父母很满意这个“儿媳”,待喻文州挺好。

王杰希承诺绝对不动喻文州,却没想到那个一不小心使这个家庭即将来个新成员——这使得两家父母十分欣慰。

两人相敬如宾,和以往关系依旧那样,只是有了一丝尴尬。

 

喻文州撑起身子靠在床头,抬头看着天花板。

王杰希在门口站了一会儿,静静地看着床上的他。

喻文州意识到来人,转过头微笑着看着王杰希。

王杰希走了进来:“醒了?喝点粥吧。”

是喻文州最喜欢的小米粥。

“其实没必要。”喻文州笑容中略带一丝苦涩。

“你是我的……”王杰希突然语塞,不知道该说是什么,“就算是为了我们的孩子吧。”

喻文州眸子中亮了一下,但随即又黯淡下去。

“嗯。”喻文州接过碗,被烫了一下。

“嘶——”喻文州倒吸了一口冷气。

王杰希急忙将瓷碗放在床头柜,拿起喻文州被烫到的手指吹气。

喻文州哭笑不得。

但是他感觉到王杰希更烫的手指。

喻文州有点愣。

王杰希停下手中的动作,微微偏头以示不解。

喻文州脸色正经地开玩笑一句:“烫。”

王杰希立刻缩回自己的手,有点尴尬地说:“没注意到刚刚是自己端进来的。”

喻文州内心有点说不出的复杂。

“为什么?”

“什么?”

喻文州苦笑着摇摇头,拿起床头的瓷碗。

“文州,我觉得我有必要解释一下。”

王杰希的语气显得很正经。

喻文州朝勺子吹气的动作停了下来。

“当初确实是我的不对,不应该把你卷进来。”

“但是当我听到门口有人在呼唤我的时候,我挺希望那个人是你。”

“当我将你拉入门内的时候我的内心其实很高兴,但是又有点负罪感。”

“因为我可以把我的一己私欲都推给诱导素的原因。”

“但是当我看到你醒来的那个低落的表情——好像不是你所期待的人——我的心凉了半截。”

喻文州有点愣。

“简而言之,我很爱你,想占有你,能和你有孩子感觉很高兴——尽管你看起来不是很高兴,但是我就是想说——”

“我想照顾你一辈子——不管你愿不愿意。”

喻文州反应挺快,将凉得差不多的小米粥送进王杰希口中,随即凑上去分享。

王杰希瞳孔紧缩,但是慢慢起享受这个分享的过程。

 

“谢谢你。”

“我很喜欢小米粥——特别是你做的。”

“但是我更喜欢你。”


喻文州从梦中惊醒,看着眼前熟悉的房间,偏过头看看睡得正熟的王杰希和他们的孩子。

不经意间笑了起来。

评论 ( 23 )
热度 ( 186 )

© S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