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圈,主全职王喻,P大粉
谢谢喜欢❤

【王喻】体弱多病

人物属虫爹,ooc属我

大晚上的来一发?

水一篇


世邀赛中国队夺冠。

回到中国的队员们全体都出去庆祝,然后以孙翔等人为首的一行人一路高歌国歌着回来。

就算引得行人侧目都没关系。

开心嘛。

喻文州因为不怎么会喝酒,倒还清醒,却也不阻拦。

任他们慢慢闹吧。

回到酒店,方锐被认为是撒酒疯似的吵着还要吃夜宵。

喻文州却也是笑笑,点了外卖。

外卖被拦在酒店大厅,喻文州只得下去拿。

黄少天担心不下,硬是要跟着。

那也行吧。喻文州当时是这么想的。

酒店这边的两架电梯正在维修,两人并肩走下楼去拿。

也才十几楼,不高不高。

拿好了外卖,两人慢慢爬上楼,离他们身后不远,也有一个人在慢慢爬上来。

黄少天手上拿着外卖,满脸兴奋。

“队长,趁他们不在我们偷偷吃一盒吧!”

“这样不好吧,少天。”

“就一盒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黄少天动手就打开塑料盒盖子,喻文州手伸过去慢了一步,却是不小心将盖子从黄少天手上打得飞出去。

“啪!”

结结实实地砸在下面那人的肩上。

喻文州赶紧跑下楼去道歉,在平台处看到王杰希弯腰捡起了地上的塑料盒盖。

王杰希前看后看,抬起头刚好看见居高临下逆着光的喻文州。

就和前几天在苏黎世教堂彩色玻璃窗前一样。

“真想能和心仪的人一起来这里。”喻文州面朝玻璃窗,阳光透过彩色玻璃窗细碎地洒在地上,折射出缤纷的颜色,细细描摹着喻文州的轮廓。

“喻队已经有心仪的人了?”王杰希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喻文州发问。

“是啊。”喻文州转过身面朝王杰希,“追了挺久的,不过人家还没有答应的意思。”


“咳真是不好意思啊没想到是王大眼啊真是对不住了有砸伤哪吗?”黄少天赶紧跟下来道歉。

黄少天嗅到了空气中尴尬的气息。

王杰希将手中的塑料盒盖递给喻文州,喻文州温和地笑说“谢谢”双手接过。

王杰希看着逆光微笑的喻文州,手有些不自主地颤抖。

“啊王大眼这么晚了你去哪了我还在想刚刚大家回来的时候你怎么不见了呢。”三人一起爬楼梯时,黄少天试图缓解尴尬气氛。

“拿个药。”

“没想到你还这么体弱多病看不出来啊什么病难道是……”看着黄少天想入非非的表情,王杰希并不打算理睬。


世邀赛过后不久的第十一赛季结束的那个夏休期,王杰希宣布退役。

联盟好爸爸就此和联盟说再见。

虽说大家都做足了心理准备,许多人都会退役,但是等到这一天真的到来时,又会显得不知所措。

特别是对于像王杰希这样的人而言。

前一秒还和队员说着如何打策应,和记者说着这赛季成员的表现。

下一秒却挥一挥衣袖,结束了和联盟这么多年的羁绊。

结束了那么多年来人们对于这位微草扛把子的赞叹。

那位给了无数微草粉丝希望“只要他不倒微草就不会输”的王杰希,是真的要从人们的视野中离开了。

不只是粉丝,就连对家的庙粉心里都有些说不出的压抑。

他们回想起这么多年来王杰希的成就。

魔术师。

真正的魔术师。

王杰希的退役不止意味着他的离去。

还有和他相差一赛季的黄金一代——万众瞩目的一代。

他们也很可能马上就要和联盟说再见了。

“舍得吗?”这是前几天喻文州发给王杰希的一条消息。

王杰希在新闻发布会后也没有回复。

他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这份情感。

别人问及他之后的去向,他倒是意外地没有留在微草当陪练,而是选择去修金融专业,投资餐饮业。


果不其然,第十二赛季结束的那个夏休期,黄金一代大规模退役,只有少数坚持留了下来。

比如那个说着“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的黄少天,那个要用柔软的肩膀扛起烟雨的楚云秀,那个再不是跑龙套的苏沐橙,那个永远守护着家的四大心脏之一雷霆队长肖时钦……

喻文州终究也退役了。

在众人的掌声和抽泣声中功成身退。

那个带领中国队夺冠的队长离开了。

“舍得吗?”这次轮到王杰希发消息给喻文州了。

“舍不得也得舍得”

令人比较讶异的是,喻文州推了联盟的邀请,选择去修医学专业,在G市开了一家诊所。

真正来看病的有,慕名而来想和他拍照要签名的有,想和他聊聊之前的事的也有。

却没想到来了个王杰希。

而且还是直接晕倒在喻文州肩上。

发烧了。

王杰希迷迷糊糊睁开眼。

“醒了?没想到王……杰希这么体弱多病。”喻文州双手插在兜里,看着挂着吊瓶的王杰希。

喻文州本来想顺口说“王队”的,可是一想,大家都已经不在联盟里了。

“还好……文州的诊所原来在这里。”王杰希抬起头四处张望,“环境还不错。”

“谢谢。”

“……”

“杰希为什么来G市了?”

“来谈个生意。”

“多久?”

“少则几周,多则,难说。”

“……”

“吊完这瓶就可以走了,不止是发烧,还低血糖,杰希自己投资餐饮服务还没有按时吃饭?”

“自己一个人,无所谓了。”王杰希苦笑。

“为表谢意及照顾病人,文州等会儿能否赏脸和我吃顿饭呢?”王杰希直视喻文州双眼。

“还是不了。”

“害怕家里那位?”王杰希想起几年前喻文州的那番话。

喻文州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不是,等会儿有个病人预约,不能走。”

“而且,那位应该是追不到了。”

王杰希扯扯嘴角,算是会意一笑。


最让喻文州疑惑的就是,王杰希三天两头都能来他的诊所,不是感冒了就是胃病。

而且还直接进门抱着喻文州。

为了让王杰希好好吃饭,喻文州搬过来和王杰希一起住。

而且这里离喻文州的诊所不远。

一日王杰希出门后,喻文州一不小心打开一个抽屉,仿佛打开一个新世界的大门——

满满一抽屉的药。

胃药,感冒药,消炎药……

几乎样样齐全。

那他为什么还要天天往诊所里跑?

喻文州陷入沉思。

喻文州选择咨询黄少天。

“不是,那么久你还没看出来?王大眼那是对你有意思!多久之前你们在联盟里的时候他看你的眼神那叫一个……啧,太可怕了,不忍直视。话说你不知道他为什么退役后选择投资餐饮?那是为了你!当初我们上楼梯吃外卖的时候砸到他他还以为是你想吃后来一直在问我当天晚上你吃的是什么,在我的严刑逼供下他才说说是要学做饭哈哈哈都快笑死我了在我告诉他说你学医是为了他之后他就开始研究那些瓶瓶罐罐了还去咨询专家真搞不懂之前他不是老中医吗还特意去咨询哈哈话说这几天听说他还去G市了见到他了吗?”

喻文州选择挂断电话。

自己竟然有个猪队友,失策失策。

“文州?”王杰希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

“不如,解释一下?”喻文州笑得温和。

但是仿佛有着一丝丝MMP。

王杰希轻轻亲了一下喻文州的额头。

“就算你已经有心仪的人了我也想告诉你,我……”

王杰希说不出话,因为喻文州将唇轻轻覆在他唇上。

END.

评论 ( 21 )
热度 ( 284 )

© S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