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圈,主全职王喻,P大粉
谢谢喜欢❤

【王喻】似水流年(下)

人物属虫爹,ooc属我

不写周末作业熬夜肝,我对王喻是真爱

小学生文笔


喻文州指尖泛白,微微颤抖。

王杰希按住喻文州肩头的指尖已经凉透了,颤抖。

许久,喻文州才反应过来:“你……”

王杰希看到这个反应心里已经凉了半截,立刻放开手:

“刚都是骗你的,你的反应很有趣。”

喻文州看似表面上松了一口气:“学长,你吓到我了。”

实则内心莫名有些小失落。

这也是他第一次称呼王杰希为“学长”。

感觉他们之间好像有什么微妙的隔阂产生了。

但是,两人关系依旧要好,只是好像少了点什么。

直到喻文州突然通知要回G市继续学业。

舍友送他走时喊的都是:

“文州啊去了那不要太想爸爸……”

“文州啊记得给爸爸寄点特产……”

“文州啊你永远是爸爸最爱的乖儿子……爸爸舍不得你……”

“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你不要回来~啊唱错了……”

更有甚者竟然拿出手帕假惺惺地要抹眼泪挥手帕送别。

只有王杰希简单地抱了喻文州一下:“去吧。”

“怎么了王大眼这可是你小娇妻……”

“对啊,你小娇妻都要走了不挽留一下吗?”

“梁祝十八相送,不错。”

喻文州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王杰希也噎了一下。

似是感觉二人的不对劲,舍友们也没有多说,只是齐齐作别喻文州。

喻文州走了。

王杰希感觉哪里空了一块。


喻文州升上高一,学习任务加重了许多。

喻文州一心想读理,甚至在英语和政治课上刷物理题,考前还认真去问问题,结果成绩一出来就凉了。

甚至没有政治分数高。

被迫无奈,喻文州只能与理科说再见,在一大堆亲戚的重重压力下在分班志愿表上淡然地勾了“文科”。

那是喻文州少有甚至从未和亲人吵过架。

那几天,喻文州整个人都是低压状态的。

只有王杰希偶尔和喻文州说说话。

他总是能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并且在自己最需要安慰的时候只是默默陪着自己,什么也不说。

喻文州进入文科班,以几分之差没有进入文科尖刀班,而是实验班。

无所谓,反正喻文州现在淡然得很。

可是他们的新班主任却是个只懂得让他们读书的人。

班级学习氛围是好,可是压抑得很,一周以来,喻文州和同学之间说话次数绝对不超过五次。

而且似乎这个新班主任好像有点看不起他们这个班,言语中无不在讥讽着:

你们进不了尖刀班的都是学习不好的。

不得不说,这令班里许多人心里都憋着一股气。

导致这个班的氛围更低迷。

只有王杰希给他发过一条短信:

拿成绩和他说话


偶然间和黄少天讨论起《红楼梦》,黄少天开口便是表明自己不喜欢林黛玉。

“这种女孩子整天哭哭啼啼的心思多还爱多想,特别是你看她收到簪花时那句什么‘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真的搞不懂她到底在想什么,不就是一朵花吗至于吗……”

黄少天特意用尖声细语学那句话,引得舍友们一阵哄笑。

但是也引起了不少共鸣。

“对啊确实很莫名其妙……”

……

喻文州在此时幽幽来了一句:

“如果你是寄人篱下的话,你也会这么想。”

瞬间冷场。

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头。

倒是黄少天解了围:“哈哈哈我才不会像她想那么多哈哈喻文州你竟然替一个女孩子打抱不平哈哈……”

闻者皆知黄少天这句话也尬,但为了不让话题死了,赶快换了个话题。

继续热火朝天的讨论。

喻文州摇摇头,拿起手机看到一条王杰希的短信:

在干嘛?

喻文州苦笑着打字:

本来讨论红楼,结果好像和大家观点都不一样

不一会儿便收到回信:

坚持你自己就好了

喻文州看着那行字,心里空落落的。

他不知道王杰希现在过得怎样。

听说他高中并没有继续,而是成为一名网游职业选手。

好像是最近一款叫作“荣耀”的游戏。

都多久没玩过游戏了。

喻文州也忘了。

好像生活中已经和王杰希没什么交集了。

喻文州突然又想起当初的很多事情,——特别是自己被按倒在床上的时候。

喻文州呼吸一顿,感觉可以清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莫名有些焦躁。

喻文州把手机放在床头,躺下睡了。

翻来覆去,脑子都是一张脸——

王杰希。

喻文州睡不着,准备刷会儿微博,看到王杰希更新了一条:

想去你的城市找你。【附图】

图里便是G市地标小蛮腰。

喻文州看到赞、评论和转发并不多,鬼使神差点了个赞并且评论:

来这我来带你找

不一会儿被回复:

不用了,谢谢

很客气,也很官方。

喻文州收到私信——来自王杰希的私信:

还没睡?

嗯,睡不着。

今晚有千年一遇的狮子座流星雨,听说G市看得最清楚。

是吗?我出去看看。……还没有呢。

要过一会儿。……等会儿如果等不到你还是先睡吧,明天还有课。

没事。我自己也想看。

喻文州走到宿舍楼楼顶,夜晚的风有点大,还有点冷。

头顶上方便是万千星辰。

身边已有一些人聚在一起准备着了,看来都是冲着这流星雨来的。

喻文州做了个深呼吸,像是下定了决心,拨通了王杰希的电话。

“喂。”

那边传来喻文州快要遗忘的声音。

见这边不说话,王杰希还以为是喻文州不小心按错了,心凉。

“喂。没什么,就是看到旁边都是小情侣……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想找个人陪我聊天,不然太孤单了。”

“你……最近还好吗?”王杰希像是在询问。

“还不错。”

一点都不好,有很多想和你说。

“有继续打游戏吗?”

“没了……”

“那有好好读书吗……”

“有……”

越听越像是父母在询问孩子“有没有专心读书啊不要打游戏啦”之类的。

有点莫名的小尴尬。

“……”

“……”

“噗……哈哈……”还是喻文州先受不了了。

那边王杰希也轻笑出声。

“你那边的人会以为你疯了吧。”喻文州询问。

“不会,在楼顶呢。”

“你去楼顶干什么,很冷的,快下去。”

“想和你看同一片星空,或许还能一起看到流星雨,一起许愿。这样就有你还在我身边的假象。”

喻文州沉默了。

王杰希也沉默了。

“你当初……是当真的?”

王杰希没有回答,算是默认。

喻文州也不再说话,直到身边一群人在喊“看!流星!”才抬起头看天空。

真的有流星。

刚开始是一颗颗甩着长尾,后面则是密密麻麻地一大片。

真的很漂亮。

“我看到流星雨了。”喻文州虽然语气平平,但还是有种惊喜在里头。

“快!许愿!”王杰希倒催促起他。

喻文州闭上眼,眼前却是王杰希的脸。

希望我的家人朋友都好好的。

希望他好好的。

希望我和他都好好的吧。

喻文州睁开眼,流星雨还没完。

“你……看得见吗,流星雨。”喻文州试探。

“看不见。”

“但是我想陪你等。”

“想和喜欢的人一起看一片星空。”

“文州,我喜欢你。”

流星雨完了。

王杰希听到那边没有回声,只有喻文州旁边一群人在互相询问许的愿望是什么。

过了许久,等到王杰希都要放弃准备挂电话时,喻文州的声音穿过千里来到他耳边:

“我其实一点都不好。”

“突然适应不了新班级,新同学,新班主任。”

“因为文理分科还和亲戚们僵着。”

“因为逃课去网吧打游戏被记了处分。”

若不是王杰希亲耳听喻文州说,他恐怕一辈子都不会相信喻文州会做这种事。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沉迷游戏。”

“可能是因为你。”

“因为是你帮我注册,带我练级,带我刷怪。”

“我不知道为什么适应不了新班级新同学新班主任。”

“可能是因为你。”

“因为当初是你扩大我的交际圈,帮我克服内向。”

“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会想起你,想起之前我们一起经历的事情。”

“可能是因为那是你。”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喜欢你。”

喻文州在说最后一句时,四周静悄悄的,刚刚讨论愿望的热潮已过。

所以王杰希听得清晰。

裹挟着G市夜晚的寒风,吹到千里之外的B市。

王杰希倒是嘴角不经意弯了一下:

“早点休息,明天还有课。”

“好的,学长。晚安,杰希。”

“晚安,文州。”

夜,陷入静谧。


荣耀第二赛季·总决赛

“微草,王杰希。”王杰希在后排看着前排的喻文州,眉眼里是藏不住的笑意。

“蓝雨,喻文州。”喻文州转过头,同样眸子里含着笑。

END.

评论 ( 15 )
热度 ( 86 )

© S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