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圈,主全职王喻,P大粉
谢谢喜欢❤

【王喻】似水流年(上)

人物属虫爹,ooc属我

分上下两篇,短篇,主要还是YY出王喻之前的事,全都是瞎扯,HE

小学生文笔


喻文州是G市人,可是因为父母的工作原因在六年级时转学去了B市。

喻文州刚来时人生地不熟,加之性格内向,小学生嘛,难免有些排外——你不是本地人,我们就不能好好一起玩。

所以喻文州可以说是几乎没什么朋友。

有也只是偶尔见见面微笑一下打个招呼。

然后喻文州一般都是家里——学校——图书馆三点一线。

得亏喻文州是个乖性子,成绩还不错,家长还特意叮嘱了,因此老师也挺护着喻文州的。

家长们偏生就喜欢那种安安静静爱读书的孩子,因此喻文州成了诸多家长口中用于给孩子做正面教材的人——典型的“邻居家的小孩”。

这更使得喻文州遭到强烈的排斥。

但是喻文州倒也不烦恼这些——安静做好自己本分,该读书读书,该吃饭吃饭。


喻文州手上拿着借到的一本书走在图书馆到教室的路上,途径篮球场。

篮球场上几个他们班的男生在打篮球。

并没有传说中阳光明媚,一群青少年在篮球场上尽力挥洒自己的青春和汗水,阳光还刚好折射出他们的活力;也并没有那么惊鸿一瞥就能让喻文州沉沦的篮球服少年——喻文州对此莫不关系,反倒想离远点远离汗臭和被砸中的危险。

他一点也不想经历什么自己即将被砸中时有一双手为自己挡下然后回过头笑得一脸灿烂的少女情节。

可是好巧不巧,他似乎被球场上的同班同学注意到了。

果然,下一秒,一颗球朝着自己的方向砸过来。

已经不知道经历过几次这种事情了。

反正自己从未遇到过那种情节。

喻文州一边思考着一边伸出右手接了一下球。

却是很尴尬的覆上另一个人的手。

这人手速比自己快。

这是喻文州的第一反应。

说实话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能比自己更快伸出手来接球的。

这只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手背上的皮肤还算光滑,看来有好好保养,只是指尖微凉。

喻文州转过头看手的主人,发现他也正在看自己。

倒也不是一些小说男主人公常有的“大理石雕塑般的轮廓”“高挺的鼻梁”什么的,虽然还未长开,但是却还算标致,和他的手如出一辙——白皙光滑,只是那一双一大一小的眼神里充满了疑惑讶异与尴尬。

“咳……”喻文州急忙收回手,轻咳一声以掩饰尴尬。

对方看来也是尴尬,但是随即将自己左手的书交给喻文州:“帮我保管一下。”

喻文州看到他的书刚好翻开,稍微瞥了一眼:

“我对死亡感到唯一的痛苦,是没能为爱而死”

喻文州看着他从容地运球到场内,无视前方喻文州的同班同学,站在三分点的位置——

一个稳稳的三分。

那位男生拍了拍手,走到喻文州身边,拿起自己的书,对他微微一笑:“谢谢。”

然后离开了。

“那不是初中部校队的王杰希吗,他不是说不再打球了吗?”

“王学长为什么会和喻文州认识?”

……

身边有一些女生讨论了起来。

喻文州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想笑。

这个人,有意思。


喻文州升入了这所学校的初中部,因为父母工作更忙了,只能让喻文州住宿。

没有提前报备的住宿生都会被安排和学长学姐们住同一间。

这令许多初一新生惴惴不安——毕竟凭自己年长欺压低年段的学生又不是未曾听闻。

但是喻文州显得很淡然——只有在看到和自己同宿舍的有个“王杰希”后脸上才不自觉浮出一丝笑意。

不知道是不是他。

喻文州想起当时的尴尬却又有些感激他。

毕竟那是在这座城里第一次有人护着他。

喻文州看着别人的大包小包再看看自己的行李,瞬间轻松了很多。

但并不是说不重。

况且还只有自己搬。

喻文州叹了口气,弯腰欲双手搬起装满生活用品的箱子时,耳边响起一阵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我来帮你吧。”

喻文州抬起头。

是王杰希。

刚好处在变声期的他声音有些变了。

喻文州摇摇头,却看见王杰希已经搬了起来:“有点重……里面装的是什么?”

“生活用品。”

“我还在想这次搬进我们宿舍的会是哪个亲爱的学弟呢,原来是你,你叫喻文州?”

“嗯。”不知道是不是喻文州的错觉,他觉得王杰希把“亲爱”两个字咬了重音。

随即一路无言。

他们的宿舍在七楼,虽说有电梯,可是满满当当都是人,于是两人倒也是一狠心,一起爬楼梯。

终于到宿舍的时候王杰希整个人瘫在一张床上摆手:“我真的不行了……”

然后坐在床上看着喻文州擦床,搭蚊帐,铺被单被子,整理行李。

丝毫没有要帮忙的感觉。

等到喻文州终于闲下来准备坐在自己床上时他才一跃而起:“好了?”

“好了。”喻文州身为一个下铺正准备坐在自己床上时,却被王杰希拉住手腕:

“刚帮你搬东西那么久,有没有报酬?”

就知道他不是好心的。

喻文州摇摇头:“没有。”

“那你陪我去网吧打游戏吧!”

王杰希也不听喻文州的建议二话不说拉着喻文州跑下楼梯。

喻文州感觉此时自己脚踩棉花,眼冒金星。

没有休息过的自己累了,受不了他们年轻人这番折腾了。

喻文州内心是这样想的。

年轻,真好。


这还是喻文州第一次进网吧。

网吧老板和王杰希挺熟,看来是常客。

不得了,感觉这个学长是个社会人。

王杰希麻利地打开电脑,登录,却看到喻文州一脸茫然。

王杰希嘴角漾开一个笑,替喻文州打开电脑,注册账号。

“很少有人能在我接球的时候碰到我的手,你是第一个。”王杰希的笑并不加掩饰。

“所以,感觉你玩游戏应该不赖。”王杰希点了下鼠标,角色生成了——

魔道学者。

“试试控制系的职业吧,我先带带你。”

喻文州瞥了一眼王杰希的角色职业,并不是魔道学者——而是“古灵精怪”。

“噗……”这是喻文州第一次在王杰希面前笑。

王杰希回头看来一眼自己的角色,尴尬地轻咳一声:“没办法,第一次升时是‘魔法师’还觉得没怎么样,可是第二次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了‘古灵精怪’了。”

喻文州也不深究,任由王杰希带着自己练级。

到后来级别高了便一起和王杰希打团战刷BOSS。

喻文州在游戏中结识了不少王杰希的好友,有同校的,有异校的,都聊得很开。

喻文州渐渐在学校里不再像小学一样是一个人了。


喻文州升初二了。

宿舍里尽管都是学长,但是大家都玩得开——但是喻文州从未参与他们的“摸裆”“床咚”“排队挤蛋蛋”等诸多男性娱乐活动。

听说是有益于身心健康。

喻文州本想参与,可是被王杰希拦下了。

“那个……做这个不好。”然后转身对那群压在一张床上的舍友略有些大声说道:“他还只是个孩子。”

“老王,你不一起吗?”

“难道我们拐走你的小娇妻你就生气了?”

“占有欲那么强可不行……”

那些男生脸上的笑容渐渐缺德。

王杰希难得没有反驳回去,以往这时候他都是会呛死别人。

喻文州虽感奇怪却也不理会,回床上认真读书。


黄少天给喻文州寄来食物,喻文州分了不少,还剩一堆,扔了可惜,于是开始一整个晚自习五小时嘴中就从未停歇过。

回到宿舍后,喻文州洗漱完毕,正准备躺下睡,却突然感觉鼻头一热。

流鼻血了。

王杰希首先发现了。

鼻血“啪嗒”“啪嗒”往下砸在喻文州蓝白条纹的睡衣上。

喻文州走到阳台,打算弄点冷水。

王杰希走到他身后,手绕过喻文州的肩,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他鼻翼两侧:“用嘴呼吸。”

大镜子中,看起来好像喻文州被王杰希圈在怀里。

喻文州愣了愣,似乎想挣开。

“信我。”王杰希左手放在喻文州的左臂上。

此时的王杰希已经完全变声了,声音略有些低沉,带有一丝胁迫感。

但是喻文州却莫名觉得冷静和心安了许多。

他们维持这个动作将近十分钟,王杰希才缓缓放开手:“好了。之后尽量用嘴呼吸,没事别乱动它,还有,多喝水。”

王杰希不知道从哪拿出喻文州的水杯,递给他。

喻文州愣愣地接过,喝了一口。

“早点休息,明天还有课。”王杰希并没有立刻走人,而是等着喻文州喝完水了才一起离开阳台。

喻文州躺在床上,脑子回想起刚刚的姿势,莫名觉得哪里不大对。


喻文州经过篮球场,听说之前王杰希小学初中都是校队的,而且还代表学校参加过市里的比赛,听说成绩还不错——还是MVP。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初一时退出了校队,放弃了篮球。

喻文州思索着,没有注意到不远处飞来的球。

被结结实实砸了一下。

痛。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感觉。

喻文州一下子懵了。

不远处跑过来一个人扶住他:“还好吗?”

喻文州点点头,睁开眼——

是王杰希。

担忧吗,他的眼神里。

喻文州觉得莫名有点小高兴。

王杰希将头转向那边打球的几个男生,口气略微不善道:“知道我为什么放弃篮球吗?就是因为有像你们这样的人在!篮球是用来玩的不是用来打人的!我已经忍你们很久了!不是想打球吗?我来陪你们!”

那些是喻文州的小学同学,对喻文州依旧不善。

喻文州拉住王杰希,摇摇头。

王杰希立刻不想理会那边几个男生,对仍在怀里的喻文州说:“去医务室看看。”

“不用了,谁没被球砸过一两下呢?小伤而已,无大碍。”

“可是……”王杰希欲言又止。

喻文州抬起头看着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王杰希,不由惊叹真是长得快。

随即意识到两人的动作之后,喻文州立刻推开王杰希:“不用不用……我还有书要借,先走了。”

来不及看王杰希脸上什么表情喻文州转身就走。

听说后来那群拿球砸他的那群人被狂虐了。


喻文州这几天在躲王杰希。

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甚至连回宿舍后都尽量早睡以避免多交流。

直到一次在宿舍只剩下他俩时,王杰希才淡然开口:

“你在躲我?”

“没有。”

短暂的沉寂后,王杰希打破了沉默:

“你知道我为什么放弃篮球吗?”

喻文州稍微挑了下眉,但是并没有直视王杰希。

王杰希倒是下床走向了喻文州。

“因为好多次我总是看到有一群人拿着球往一个男生头上砸。”

“我觉得他们不配玩球。”

“和他们玩球让我觉得恶心。”

这是喻文州第一次听到王杰希口中说出这样戾气的话。

“我以为是你做了什么让他们讨厌你。”

“可是事实上并没有。”

“反而是你一直在容忍他们。”

“我看到他们故意撕坏你的作业本,故意把水撒到你书上,故意撞你……”

“可是你连反抗都没有,甚至什么都没说。”

“当初为你挡球还真是吃了一惊,本来想逞下英雄,反倒那样尴尬。”

“如果初中的时候没有我,你会不会还那样忍气吞声?”

喻文州没有回答。

王杰希已经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看着他。

“和你相处越久,我就发现越奇怪。”

“我受不了他们说关于我的荤段子。”

“还有你的。”

“我尽量保护你,尽我所能保护你。”

“我不知道为什么。”

“后来我想了想,可能是因为……”王杰希右手放在喻文州的肩上,摁倒他躺在床上:

“我喜欢你,喻文州。”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77 )

© S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