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圈,主全职王喻,P大粉
谢谢喜欢❤

【王喻】干大事

人物属虫爹,ooc属我

这是来自 @暮城 的点文

小学生文笔

架空文


“杰希,能不能抱抱我。”

“喻公子,你喝醉了。”

“我叫文州,不叫公子。”

“文州……你先躺着休息吧。”

喻文州没有答话,只是坐在床头搂着站在一旁的王杰希的下半身。

王杰希没有答话,转身欲走。

王杰希身为陪读,他没料到自己会喜欢上喻文州。

王杰希不能再任由喻文州继续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被撩拨后会做出些什么伤害他们两人的事。

喻文州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他迅速站起来,扑倒了王杰希,将唇重重覆上王杰希的唇。

这是喻文州第一次吻别人,不懂得如何做,说是吻,不如说是啃咬,甚至带点唇齿间的碰撞。

但是喻文州不在乎。

黄少天之前和他说过,喜欢一个人要占有他,甚至怂恿喻文州趁喝醉可以好好干番大事。

——至少说出自己的心意。

喻文州不知道王杰希对“断袖”会是什么态度。

会是恶心吗?

黄少天这个局外人倒是看得透彻,放心吧,人家也喜欢你呢,都不敢说而已。

于是……

喻文州的气息有点重,迷离的酒香在二人口中漾开。

王杰希依旧无动于衷。

喻文州不死心,手在王杰希腰间乱摸,扯开王杰希的腰带。

被王杰希一把抓住。

喻文州心有点凉。

抱着最后一点希望,轻轻用唇碰一下王杰希的唇。

立刻被王杰希含住下唇。

喻文州的瞳仁紧缩,呼吸一滞。

王杰希翻身将喻文州压在身下,一手抓住喻文州两手的手腕,一手前臂支着,俯身亲吻着喻文州。

王杰希放开喻文州的双手,那手直接伸向喻文州的腰带。

……

第二日清晨,喻文州在自己床上醒来,腰和后面有点疼,身边并没有王杰希。

后来听说,王杰希走了。

什么都没有留下。

所以,那晚是喻文州他自己自作多情?是王杰希的纵容?


脑仁疼,怎么又想到之前的事了。

喻文州按压眉心,身边响起王杰希通透的嗓音:

“臣以为,不应在此时修建沟渠。”

王杰希没过几年便回来了。

喻文州在几年内承袭了父亲的爵位,也考取功名,成为朝内重臣。

王杰希也是。

而且还是时时刻刻都和自己反着来的一位重臣。

每次听到王杰希的声音就不由自主想起几年前他离开的前夜。

又开始头疼了。

但是喻文州必须在此时站出来,反驳王杰希:

“依臣拙见,此时便是兴修水渠的最佳时刻,此时的旱情并不是特别重,水渠一旦修成,旱情便可缓解。且这条水渠直接沟通东西方向的水路运输,带动两地的发展,一举多得,还望陛下快些做出决定。”

“喻大人也知道此水渠将沟通东西方,可是否曾想过水渠流经的地带也有繁华之地?修渠不是一两月,也不是一两年。在这期间,居住在这里的百姓住在哪?况且因为旱情,已有不少百姓面黄肌瘦,此时若再让他们去修渠,恐怕有损陛下圣明贤德之望。”

“王大人此言差矣,这……”

“好了,两位爱卿不必多言,朕自有打算。今日早朝就到此为止吧。”冯宪君一挥手,遣回众人,回御书房请太医。

每日都被那两位大臣折腾,这身子恐怕吃不消。

冯宪君心痛,但又不能说。

之前不是听说王杰希是喻文州的伴读吗,现在怎么见面就怼上了?

冯宪君是真的不懂。


“王大人求见。”

喻文州正在看今天提议的水渠修建点,没怎么注意听,顺口答道:“有请,泡茶,我速去。”

可是喻文州是只要做一件事就不会半途而废的人,这让王杰希一等就是近半个时辰。

王杰希直接到书房来找人。

这是王杰希第一次以“王大人”的身份走在喻宅里。

这条路,王杰希不知道走过了几次,这里依旧没有变,变的都是人。

王杰希推门而入时,喻文州头也不抬:

“让他稍等,我等会儿就去。”

“躲我也不能用这么土的方法吧。”王杰希倚在门背。

喻文州一听这声音有点愣,仿佛回到那时候,王杰希天天来这里催他一起去书院。

只是声音更为低沉了点。

喻文州抬起头,脸上说不清是什么表情。

空气中只有蜡烛燃烧的声音。

“还以为是谁来了,原来是王大人。”喻文州站起身来,“大人坐。我让下人泡壶茶。”

“不必了,我来是想来……”

“关于兴修水渠的事吗?我也刚好想找大人您来研究一下,您看……”

于是两人真的开始讨论起了水渠。

甚至到后面差点掐架。

“罢了,如果王大人来这里就是为了与我吵架的话,那大可不必了!”喻文州站起身来,背对着王杰希。

这么几年来,这是王杰希第一次主动来找他。

虽然喻文州不想听什么煽情的话,但是至少不想和王杰希吵架。

“我来不是为了和你吵架。”王杰希也站了起来,看着喻文州的背影。

“我来只是想来看看你过得还好吗。”

“当年是我亏欠你。”

“是我没有控制住自己,对你做了过分的事。”

“而且事后直接离开了,也未曾和你说过在哪。”

“我知道你可能不关心这些。”

“但是我连天气情况都想和你分享。”

“我现在大概知道了。”

“对不起,打扰了,我就先离开了。”

王杰希转过身欲离开,喻文州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喻文州的身子僵了。

他后悔了。

王杰希转身看他的眸子亮了。

要不是黄少天告诉他,他可能永远不会来找喻文州。

果不其然,喻文州上钩了。

“王大人要是不介意,可以留下来吃顿饭。”

“好。”

但是果然喻文州也不是省油的灯。

他早早就让人备好了菜,就是为了等王杰希过来。

是他让黄少天去说动王杰希的。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而且还是演技派。

不得了,不得了。

王杰希扒了几口饭看喻文州的情况。

果然,喻文州情况不妙了。

面色绯红,呼吸沉重。

他早就知道黄少天是喻文州派过去的“卧底”,于是在来之前就买好了药,并且买通了喻文州家的厨娘,成功给喻文州下药了。

喻文州意识到一切的时候已经双腿发软了。

王杰希捞起喻文州走向床:

“相比于吃饭,我更喜欢吃你。”


黄少天正在此时到达喻宅,被拦下。

“喻大人有令,正在干大事,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黄少天想起当年的那句话,瞬间明白。

“干什么大事啊,被干还差不多……”黄少天喃喃自语地离开喻宅。

END.

评论 ( 9 )
热度 ( 113 )

© S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