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圈,主全职王喻,P大粉
谢谢喜欢❤

【王喻】碰瓷

人物属虫爹,ooc属我


文风欢脱得像三岁

小学生文笔

皮这一下我开心


其实,王杰希和喻文州的第一次“相识”,并不是在观众席上,而是在大马路上。

那日,风和日丽,春暖花开,阳光明媚,正是一年好春色。

年方十二的喻文州跟随父母来到B市游玩。

B市,人流量极大,而且喻家还是自驾游。所以当喻家父母在仔细端详完一件*宫珍品后,回头一看,却发现——喻文州呢?

在这种收藏大量珍品的较为安静的地方,没有人愿意或者说舍得打破这份宁静。

于是喻家父母便偏离原有的计划路线,四处搜寻起喻文州的身影。

“回家之后,先让他抄个十遍家训吧。”喻父表面上是一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豁达表情,甚至还带着淡淡的笑意。

喻母开始为儿子点蜡。

与此同时的喻文州依然低着头玩手机,丝毫未察觉自己与父母走散了。

也丝毫未察觉前方一个让他赶紧闪开的急促喊声。

一阵风,直撞埋头打手游的喻文州。

就在距他不足三尺的地方,车停了下来。

风,也停了下来。

“我刚喊让你让开你没听见吗?”年轻气盛语气冲的王杰希跳下自己的自行车,扶着车。

这不能怪他脾气差,他刚在*宫外被交【隔开】警拦下来,说是市区内自行车禁止超速行驶,并且好好进行思想教育了一番,搞得他现在头昏眼花,满脑子都是“自行车超速”。

这他就不明白了。

似是感觉到刚才的自己未免有些迁怒于他人的失态,王杰希清清嗓子:“有没有伤到你哪里?”

喻文州打完了一局,抬头看着这个与自己差不多高的少年。

可能是刚好一阵微风拂面,撩起王杰希的衣角;可能是刚骑车运动完后,王杰希那略喘的神态;可能是王杰希那黑色的瞳仁中刚好折射出青春的活力;也可能是那一天,王杰希刚好穿了一身喻文州喜欢的白衬衫……

反正喻文州没有传说中少女漫的“一见钟情”,反倒有点想打面前这个人——这局又输了,一定是他的错!一定是他的影响!

看着喻文州略带怨气的眼神,王杰希感到一丝不友善。

等等!这不按套路来!难道不是应该“一见倾心——我太喜欢你了”然后“死缠烂打——不!我不想和你分开!我是真心爱你的”最后被自己“含泪拒绝——我们不合适”吗?

王杰希的内心懵逼。

“真的没事吗?”王杰希再次确认。

喻文州默默把手机揣进兜里,不顾形象地往地上一跌,口中更是发出毫无感情的声音:“啊,我摔倒了,这该怎么办。你撞的吧,赔钱。”

动作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

王杰希企图用着大小不一的双眼找寻这世界仅存的真善美。

王杰希内心再次懵逼。

“那个,我身上没带钱出来……”王杰希似有一丝窘迫。

为什么我要感到窘迫?!难道不是这家伙碰瓷吗?!

谁承想喻文州突然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土,轻轻笑出声:“你这个人,很好玩。”

那是王杰希第一次看到喻文州笑。

如沐春风,好像一股暖流流经自己心头——尽管这股暖流刚开始想坑自己的钱。

“既然没钱赔偿,要不你帮我通过这关吧。”喻文州将手机递了出去。

王杰希内心懵逼三连。

但是依然小心翼翼地接过手机。

以及其吊诡的方式——将这关过了。

喻文州绝不承认是自己弱。

“运气好罢了。”

王杰希手中的手机猛地震了两下:

“父亲:我和你妈在*****等你,赶紧过来”

“母亲:你爸要你抄家训了!快来*****”

“哦我爸妈催我回家了我先走了。”王杰希下意识以为是自己父母在催,抬头却看到喻文州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王杰希后来表示那时候的喻文州APM能超过刘小别——劈手夺过王杰希手中的自己的手机,撒腿就往父母的等待点跑,一边跑一边回头说:“很高兴认识你!下次看见你请你吃饭!”

很可惜,喻文州是个脸盲。

他愣是没能在百花与嘉世对决的那个观众席上认出王杰希。

可是王杰希认出他了。

而且还搭话了。

尽管旁边有个聒噪的黄少天。

这次的相遇让喻文州印象颇为深刻,以至于让喻文州认为那是他们初遇。


随着场上场下的不断接触,王杰希对喻文州产生了一种特别的情愫。

这天刚和蓝雨主场比赛完,两队也一起聚过了,王杰希自己开着车在市区里兜风。

今天的喻文州很不对劲,仿佛没怎么出力。

在聚会上又没表现出什么非同寻常。

正思索着,过人行横道的时候,却突然冲出了一个人。

吓得王杰希立刻踩刹车,好像是撞到了,反正那个人已经倒地了。

不是吧,怎么又遇到碰瓷的了?

王杰希急忙下车去看望他。

那人正是喻文州——怀里还抱着一只猫。

“喻队?文州?你还好吗?”

喻文州听到呼唤声,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到是王杰希,又立刻闭上了。

吓得王杰希立刻将喻文州打横抱起抱进车里,往医院方向开去。

所以他根本没有发现当时他怀里的喻文州嘴角弯了一下。

但是后来他是真的昏过去了。

王杰希给昏迷不醒的喻文州挂了急诊。

送进去检查时,王杰希不停地在喻文州耳边说话:

“喻队?文州?你醒醒!不要吓我!”

到后来,王杰希的话变成了:

“喻队啊,你手速慢绝对不是因为我撞了你的原因……”

如果此时喻文州是清醒着的,怕不是王杰希要被死亡之门抓进去好好反省。

经过彻底地多方面地专业地检查——喻文州只是累了,又加之刚刚收到惊吓,睡着了而已。

王杰希松了口气,走近病房看喻文州。

他在床上静静躺着,呼吸流畅。

本来的气瞬间消散。

大概是又研究战术研究到很晚吧。

王杰希坐在喻文州身边,看着喻文州安静的睡颜,轻轻帮他整理好被弄乱的头发,随即在他脸上轻轻捏一下。

王杰希至今不明白当初自己为什么要做那件捏他的傻事。

因为捏完他之后,王杰希迷迷糊糊睡着了,睡梦中,好像有个人偷偷亲了他脸颊一下,还给他披了件外套。

对,就是那一捏,捏醒了喻文州。

可恨的是自己当时没反应过来,偷亲他的是喻文州!而且自己还睡得天昏地暗!

罪过罪过!王杰希后来恨不得穿越回去一脚踹醒沉睡中的自己。


王杰希又一次在夜晚的市区内驰骋。

又一次在人行横道撞到了人。

好吧,没撞到。

因为是王杰希亲眼看到自己刹车后那人站得好好的,可是在看清车牌号后倒了下去。

怎么又是碰瓷?!

王杰希总觉得自己是上辈子欠了人家什么,从小到大就没安宁过。

特别是下车看到“撞”的是谁后更确定了这条定理。

王杰希知道了,一定是上辈子欠了喻文州的!

“啊,文州,你不要死。”王杰希开始假惺惺。

“啊,我摔倒了,这该怎么办。你撞的吧,赔钱。”喻文州那么多年了,还是那句话。语气依旧还是那么平淡无奇毫无感情。

两个戏精的对手戏。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连马路都是你们的!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王杰希的语气终于恢复正常。

“那就赔个人吧!”喻文州在王杰希怀里轻笑出声。

“你说的话不要后悔。”

王杰希被强制触发以下技能:

1.将喻文州打横抱起进车里;

2.将车开到自家小区里;

3.将车内的帘子放下;

4.将车椅放倒;

……

“王杰希我就开个玩笑你要对我做什么!啊!~”

……

END.

评论 ( 20 )
热度 ( 236 )

© S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