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圈,主全职王喻,P大粉
谢谢喜欢❤

【刘卢&王喻】小日常

人物属虫爹,ooc属我


诸君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正文——————

大家好,我是刘小别。

对,就是那个微草大药房,啊不,微草战队的手速及颜值担当。

毕竟我没有大小眼。

什么?别,您是我大哥,别告诉我们队长。

最近我搬家了,当我收拾好一切打开门打算出去一趟时,我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开门送温暖”。

因为我碰上了刚好回家的我们爸爸,啊不,我们的队长。

小别?你也住这?之前怎么没看到过你?

亲爱的王队向我发出关切的询问。

刚搬家,原来隔壁是队长啊,早知道就不搬来这了……

我此时的内心无比后悔。

嗯?你说什么?

王队用大小眼“关切”地看着我。

啊,没有,队长好好休息,我有事先走了。

我面带微笑处乱不惊地打算留下一个潇洒离开的背影,身后却响起一道慈爱却又令人不忍拒绝的声音:

明天加训。

我离去的潇洒瞬间销声匿迹,但只能给队长一个“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回眸。

反正我是看到了他一脸“我的傻儿子总算长大了”的欣慰眼神。


逃至楼下,我打开手机,看到一条被推送上来的信息:

到机场了

发送人是小卢。

前几天听说小卢要来B市玩,今天特意请假带他晃悠几圈。

说不定还能增加点感情。啊,不,这不是我的根本目的,绝对不是。

当我风尘仆仆地赶到机场时,便看到小卢朝我走来。

脚步迈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快,最后都有点小跑过来的感觉,还一路冲着我笑着大喊:

前辈!

有点傻,不过很可爱。

他跑到我身边,有点喘,扶着我的手臂深呼吸,身后慢慢悠悠地跟着个穿蓝色风衣的人——

那不是喻队吗?他来这里做什么?

喻队一脸笑意。

瀚文一直很想见到你,等你等得挺急的。

我微微一愣,随即揉揉身旁这位后辈的头,他却炸毛地抬起头瞪着我。

会长不高的!

义正言辞。

喻队轻笑出声。

那这个孩子就拜托你了。

喻队不一起逛逛吗?

不了,我还有其他事,就不陪你们玩了。

然后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便转身朝我们挥挥手。

玩得开心点。

看着小卢伸长手臂挥舞着,我看得出他在蓝雨过得不错。

小子,想去哪玩?

先去前辈家里放我的衣服吧。

准备留在这里过夜?

对啊,不然怎么能好好玩?

看着小卢天真的向往,我实在是不好意思说刚刚队长布置的加训任务。

我和小卢一前一后地走着,看到他拼命迈开步子想要跟上来,我放缓了脚步,以适应他的节奏。

并肩走着的他抬头冲我笑了一下,露出几颗洁白的牙齿。

今天天气不是很晴朗,有风,掀起他细碎的短发。

我笑了笑,又揉揉他的头。

头发软软的。

无视他的大叫,我抬头目视前方——

却看到了喻队坐在一辆车的副驾驶座上和别人接吻。

两人互相扶着对方的耳朵,我刚好看不清那人的脸。

身旁的小卢从刚刚话就没停过,似乎是受到黄少天的影响。

果然黄少天就是个祸害国家的未来民族的希望祖国的花骨朵社会主义的接班人的罪魁祸首。

小卢似是感受到我的心不在焉,循着我的视线看去,却被我急忙遮住双眼。

走,我们回家。

我拉着小卢的手往他们反方向走。

这个国家的未来民族的希望祖国的花骨朵社会主义的接班人就让我来守护吧。

我的心中升起一份凛然正气的责任感与使命感。

对,我做的都是正确的事。

然后,我看到喻队从我们身边呼啸而过,车留下一个远去的影子。

这车有点眼熟???

大概是错觉。


到家楼下,小卢打开手机看到了一条喻队发送的微博:

顺路买点吃的【图片】

图里是两人的手提着一大袋零食以及另一个人的腿。

热评里:

黄少天V:卧槽队长你偷跑去B市就只是为了去买吃的?不做点什么?(记得把吃的带回来分享)

张佳乐V:真兄弟就要有福同享

孙哲平V:购物车里自己看

叶修V:啧

王杰希V:让你少买点垃圾食品还不听

戴妍琦V:99!

苏沐橙V:99!

楚云秀V:99

……

我感觉知道了些什么不该知道的东西!

等等!如果他们正在回来的路上……

不好,要快跑!

我拉起小卢的手快步走向电梯。

却发现电梯正在维修。

MMP什竟然在维修么时候不修偏偏这时候修不知道我赶时间吗?

气得我快变成黄少天。

我强压怒火,拉着小卢,面带微笑地以壮士状开始爬楼梯。

前辈,要不……行李我来拿吧。

没事,不重……不就是个十七楼吗,我怕你了不成?!


我怕你了,楼梯你是我爸爸,我不应该对你出言不逊,都是我的错,我会好好反思一下。

爬到十一楼的我面对看似遥遥无期的楼梯陷入绝望。

还好小卢的东西不多,不是很重。

没有拿东西的小卢先一步踏上平台,前辈,休息一会儿吧。

我不累。我执意坚持。

小卢叹了口气,居高临下地向我伸出一只手,那我拉着你吧。

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他扬起的笑脸上,明晃晃的。

我翘起嘴角,跨上平台,拉起他的手向上继续爬,我拉你还差不多。

小卢有些倔强,快几步跑到我前面。

得,真在我前面了,这样不行。

我加快脚步,他也加快脚步。

终于,两个像孩子一样地人就这样打打闹闹地爬到了十七楼。

年轻真好。我看着没我喘得这么严重的小卢感叹道。

他裂开嘴笑了笑。

然后我透过楼梯间的缝隙看到了一抹蓝色的身影。

卧槽不好那是队长和喻队!

我急忙解锁了门,准备进去,却听到下面传来了喻队低沉的声线,等等。

我突然有了兴趣,将东西给小卢。

我去买……不对,处理点事,你就站在此地不要走动。

于是我稍微走了几步下去,看到的却是队长右手手臂撑在喻队头旁的墙上。

卧槽三厘米的差距还能玩壁咚!

队长有点帅。

你让我欲罢不能。队长的脸渐渐靠近喻队。

队长真的帅。

可是我却看到队长叹了口气放弃了。

队长转身准备离去,喻队却一把扯住队长飞舞的领带拉过来,另一手扔掉了手中的购物袋,环上了队长的脖子。

卧槽!!!

各位观众朋友,这里是刘小别为您呈现的现场直播……我的脑中突然出现我报道的样子。

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之后,队长伏在喻队耳边耳语。

尽管是耳语,但是在空旷的楼梯间里依然出现回声。

要不是在外面,不然就地办了你。

那我岂不是要感谢是在楼梯间?喻队照样对着队长耳语,手上的领带未曾放开。

回去再办了你。队长拉起喻队的手,开始踏上一级级台阶。

我急忙跨了几步到家门口,解锁后闪进房里。


前辈你回来了!小卢有些兴奋。

嗯……呼……东西收好了?我有点小喘。

好了!小卢顿了顿。

于是我和他两人窝在沙发里看了一了一会儿的电影。

谁知他不久就睡着了。

而且还是在隔壁声音有点大的情况下。

有点配合这些年轻人,老了,不中用了。

看来是累得很厉害吧。

小子,醒醒,要睡去房里睡,在这会感冒。

我推了推肩上的脑袋。

小卢似是被打扰,稍微转了一下身面向我,手环上我的脖子,在我脖颈处蹭了蹭。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关掉电影的放映,将他打横抱到卧室,放到床上,为他脱掉外衣,然后躺在他身边,伸出手将他揽在怀里,盖上被子。

他还未成年。

我一直告诉自己。


当我熟睡的时候,那个小家伙儿翘起嘴角,也抱住了我。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213 )

© Sue | Powered by LOFTER